首页 > 思想理论 > 思想 > 观点荟萃 >  正文

缺席审判:反腐败国际合作再出大招

2018-04-28光明网潘洪其

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昨天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次会议审议。修正案草案在刑事诉讼法第五编特别程序中增设“缺席审判程序”一章,建立刑事缺席审判制度。修正案草案规定,对于贪污贿赂等犯罪案件,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潜逃境外,监察机关移送起诉,人民检察院认为犯罪事实已经查清,证据确实、充分,依法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我国民事诉讼和行政诉讼中都有缺席审判制度,刑事诉讼中一直没有缺席审判制度。这主要是考虑到,刑事诉讼案件的审判结果对被告人产生的影响,一般要比民事和行政诉讼案件的审判结果对被告人产生的影响更大,为更充分地体现对刑事案件被告人权益的保障,也为更充分地体现司法公正,更有必要对被告人进行“在场”而非“缺席”的审判。这种考虑符合社会普遍认可的道理,也符合自然法和实在法的逻辑,然而在司法实践中,特别是在近年来加强反腐败国际合作过程中,我国刑事诉讼缺乏缺席审判制度,越来越显示出不合理、不给力的一面,亟须修订刑法相关规定予以弥补和强化。

2003年中国加入《联合国反腐败公约》,针对缔约国外逃贪官转移至他国的赃款,公约规定了一种“通过没收间接追回”的机制,即一个缔约国依据本国法律或者执行另一缔约国法院发出的没收令,没收被转移到本国境内的腐败犯罪所得资产,然后返还给另一缔约国。按照这一规定,中国贪官外逃至某个国家,中国要追回被贪官转移至这个国家的赃款,需要先由法院对该贪官作出终审判决,再以此终审判决作为依据与该国进行司法合作,才能达到目的。然而,由于我国刑事诉讼中没有缺席审判制度,只有将外逃贪官追逃回国后,才能对其进行审判和作出终审判决,这就给我国境外追赃工作带来很大的被动,进而给境外追逃工作也带来不小的被动。这种被动局面亟待改变。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积极参与反腐败国际合作,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取得重大进展,得到人民群众的广泛拥护。新刑事诉讼法增加了对贪污贿赂犯罪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死亡案件违法所得没收程序,对外逃贪官进行“国内追赃”有了法律依据,加强对外逃贪官“境外追赃”势在必行。2014年,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会议提出建立刑事缺席审判制度的任务,2016年7月,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提出关于建立刑事缺席审判制度的研究报告,刑事缺席审判立法加快进行。这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的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拟就建立刑事缺席审判制度作出具体规定,将大力加强我国境外追赃手段,加大境外追逃工作力度,是我国反腐败国际合作使出的最新大招,彰显了上天入地追逃追赃、惩治腐败除恶务尽的坚定决心和信心。

为充分保障被告人的诉讼权利,刑诉法修正案草案规定,人民法院缺席审判案件,被告人有权委托辩护人,被告人的近亲属可以代为委托辩护人,被告人及其近亲属没有委托辩护人的,人民法院应当通知法律援助机构指派律师为其提供辩护;交付执行刑罚前,人民法院应当告知罪犯有权对判决、裁定提出异议,罪犯对判决、裁定提出异议的,人民法院应当重新审理。被告人虽然“缺席”,但对被告人合法权益的保障不能“缺席”,刑事缺席审判中程序公正和实体公正不能“缺席”。

刑事诉讼缺席审判是国际通行的刑事审判制度。我国建立这一制度,在刑事审判制度和追逃追赃机制上与国际接轨,既有利于增强我国境外追逃追赃工作实效,加大对贪污贿赂犯罪的惩治力度,同时也有利于增进国际社会对中国司法制度的了解和认知,提升中国与其他国家开展司法合作和反腐败国际合作的水平。这是我国司法体制改革迈出的关键步伐,也是我国对外开放和参与国际社会治理取得的突出进展。


(责任编辑:杨佩林)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